<dl id="lfzdv"><address id="lfzdv"><video id="lfzdv"></video></address></dl>
<menuitem id="lfzdv"><sub id="lfzdv"></sub></menuitem>
<dl id="lfzdv"></dl>

    <meter id="lfzdv"><sub id="lfzdv"></sub></meter>

    <pre id="lfzdv"><sub id="lfzdv"><th id="lfzdv"></th></sub></pre>

    <mark id="lfzdv"><sub id="lfzdv"></sub></mark>

      <dl id="lfzdv"><address id="lfzdv"><track id="lfzdv"></track></address></dl>

      <pre id="lfzdv"><sub id="lfzdv"><th id="lfzdv"></th></sub></pre>
      <pre id="lfzdv"></pre>
      <dl id="lfzdv"><address id="lfzdv"><track id="lfzdv"></track></address></dl>
      <dl id="lfzdv"><address id="lfzdv"><track id="lfzdv"></track></address></dl>
      歡迎訪問膠質瘤公益網。源生療法專注于針灸撥罐中醫治療腦膠質瘤,不開刀不手術治療膠質瘤,已經治愈眾多腦膠質瘤患者。 中醫治療腦膠質瘤創造生命奇跡!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關于我們>>源生療法

      源生療法
      專家介紹:

      姓名:李源生
      職稱:膠質瘤專家
      擅長疾?。耗z質瘤、腦干膠質瘤
      簡介:源生針刺加撥罐治療腦膠質瘤,開創了中醫治療新方法針灸加撥罐,源生療法是一種有效治療膠質瘤、腦干膠質瘤的療法,多年來治療眾多的腦膠質瘤患者。


      源生療法

      源生療法

        我治療腦膠質瘤的艱苦歷程-李源生

      2004415日,一位19歲周山聽說我治奇難雜癥厲害,慕名找到我,說有頭疼癲癇癥狀,叫我給他治,我就在他頭上扎針,背上拔罐,拔出了很多黃,白、赤水和像果凍的凝狀物,癥狀一天比一天好轉,一直治了半年,不見人來了,過了半年,周山找到我,給我送來一大堆禮品,將磁共振照片和病歷送給我,告訴我一個非常振奮人心的消息,說周山患的是當今世界都不能根治的腦膠質瘤,就是老百姓說的腦癌,周山大伯就是武漢市中醫院院長,知道腦膠質瘤是不治之癥,即使有錢也沒法治,周山只有在家等死,想不到我用扎針拔罐的方法竟治好了周山的病,周山父親說:“以后我們要像親戚一樣走訪,周山對我的救命之恩非常感激。得到這條消息,我就到新華書店找醫書來看,越看越有興趣,原來腦膠質瘤是手術割不干凈的,很快會死亡癌癥中最嚴重的一種癌癥,想不到世界醫學難題居然被我找到了好的治療方法。一例也許是偶然,為了驗證療效,我四處尋找腦膠質瘤病人,報紙上發現登了一條腦膠質瘤病人求助的消息,我都去找,每找到一個病人,都是開過刀錢花完了沒錢治下去求助的,而且多數是做過手術復發很嚴重的,我到醫院跟膠質瘤病人和家屬交談,人家理都不理我,甚至有的人還以為我是騙子,在湖北省武漢市同濟醫院神經外科樓上貼有這樣的告示:腦膠質瘤是顱內常見惡性腫瘤,由于常住于重要功能區,全切除困難,手術常于半年至八個月復發,盡管術后給予放療、化療、但療效仍無顯著進展,患者的平均生存時間不足一年??戳诉@條告示,我認識了腦膠質瘤的嚴重性,原來這條告示是同濟醫院宣傳免疫療法的前言,看到同濟醫院很多病人,我十分同情他們的遭遇,心想一個個很快就要離開這個世界??匆娨粋€個的苦臉,沒有一個病人臉上有笑容,我同情他們,想幫助他們但誰也不相信我。

      網上是一個找病人的平臺,我就在網上發布信息尋找腦膠質瘤病人免費治療,終于找來幾個病人,有一天,一個叫范棒的小伙子找到我,說他也患有腦膠質瘤,做過手術,想用我發明的療法試試,他說他大學畢業,學醫的,電腦很熟,可以在網上幫招攬病人,我就給他花錢到網吧上網宣傳,這一來,全國各地的腦膠質瘤病人都找來了,治療人數一天達一百多人,人多問題也出來了,我一個人從早忙到晚忙得不可開交,終于治完了每一個病人。病人多了就出現了一個排隊現象,我的診所又在武漢鬧市區,病人和家屬晚上排隊難免講話,噪音影響居民睡覺。一年就搬了四處地方,擾民這個問題好解決,居民有意見,搬走了事,病人多了,樹大招風,硚口區衛生局執法人員找上門來,要我出示行醫資格證,原來我治雜病小規模沒人管,這下沒證就難了,執法人員給我下通知,未取得執業醫師資格證,不得開展診療活動,病人和家屬加起來兩百多人,繼續給病人治病、犯法,不給病人治病,病人對我寄予生存的希望,怎么辦?我只有拿著通知交給病人和家屬,病人為了活命,集體到衛生局討說法,事情越鬧越大,公安出面了,給我立案,像審犯人一樣隨時要抓我,但腦膠質瘤誰也不能治,我還是堅信救人是對的,繼續為病人治療,這時面臨的可不是一般的壓力,衛生局每天派一名執法人員在我的診所周邊巡邏,觀察我的病人哪個突然嚴重了或者死了抓我起來,衛生局李局長找我談話,勸我不要知法犯法,李局長比喻我的行為就似一把刀架在脖子上。為了挽救廣大腦膠質瘤病人生命,為了驗證我發明的療法能根治腦膠質瘤,我頂著極大的風險堅持著。有一天,武漢電視臺來了兩名記者進行了現場采訪,當晚就在百姓連線頭條新聞播送了我免費治療腦膠質瘤新聞,播音員的最后一句話是:假如他能治好腦膠質瘤,就是一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沒過多久,湖北省發行量最大的楚天都市報記者也找上門,在報紙上登出一條“無證行醫、衛生局取締遇尷尬文章。又過了一段時間,湖北日報記者也來采訪,登了一條“李源生為125位腦膠質瘤病人點燃生命的希望”新聞,有了媒體的支持,有幾百病人和家屬,我似乎膽子大了一點,硚口區衛生局領導發現我不僅不收手,反而越做越大,就想辦法怎么對付我,他們向我提出,要我參加師承和確專長人員考試,我按照要求填了表,還在有那門專長中填了“治療腦膠質瘤”,心想,我的確有專長,我一點都不怕,我能考過,能拿到行醫資格證,當年考場好似有300多人考試,考試兩天,從理論到實踐全是中醫學院學生讀書書本上的內容,沒有一條題目是考腦膠質瘤的,我沒上過中醫的專業院校,當然很多問題答不上來,后來衛生局通知我考試不及格,不能行醫。明明湖北省衛生廳發文件規定,考試重點是臨床操作和治療效果,在考試中不考我治療腦膠質瘤的操作,也不了解我治療病人的效果,按文件不是我的不對,為了按文件要求執行,我帶上一百多名病人和一百多位病人家屬,帶著針和罐到了武漢市衛生局,我要在病人身上操作給他們看,要衛生局的人問我的病人治療效果,當時整個衛生局黑壓壓一片全是我的病人,信訪接待員一個電話打到公安局,一下就來了七個配齊警械的警察,接著一批坐著輪椅的病人圍上去,病人和家屬一邊哭著一邊求警察不要抓我,病人等著我救命,沒有我的治療病人就活不成。這下真的感動了執行公務的警察,一個領頭的對我說:“你要好好保護身體,這幫人的生命在你手里,以后我發現有這種病人也要介紹給你治療,他還說:我脫掉這身警服也同他們一樣,他還對衛生局接待來訪的人說:以前的任務我都執行,這次我不能按你們的要求執行,一番感人肺腑的話語使我們在場的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淚,原來一些要動手打衛生局接待員的也住手了。得到警察的支持,我喊了一聲,回去繼續治療,一大幫人紛紛離開了衛生局。從那以后,我每天十分小心生怕出一點意外被抓著辮子,繼續為病人治病,還在百度貼吧中發表了幾萬篇文章,治好了一批病人之后還召開了第一次根治腦膠質瘤新聞發布會,向外界展示了我能根治腦膠質瘤,光陰似箭,這次會議至今已過去八年了,主持會議的潘淑華如今仍健康的活在人間,潘淑華2006年患腦膠質瘤在武漢腦科醫院由北京天壇醫院的劉慶良和胡兵付院長聯手做的開顱手術,術后確診為膠質母細胞瘤V1級,八個月不僅復發,而且顱內轉移,中南醫院的周福祥主任診斷她活不過三個月,經我治療半年完全康復,至今活了十年,在根治腦膠質瘤新聞發布會上發言的還有天津病人曹建標、山東病人賀秀榮、武漢病人周寶麗、四川病人白帆、安徽病人杜文孝、如今一個個都健康的活得很好,前不久曹建標及賀秀榮的丈夫還專程到我的病人中來現身說法,講述獲救的經過。當時曹建標是手術后復發間變形星形細胞瘤23級,同單位4位腦膠質瘤三位病人都死了,他在網上發現我能治療腦膠質瘤消息后買了當天天津至武漢的飛機票,晚上十點多到武漢找到我,一治就是一年多,他手術位置在左額葉。杜文孝的腦膠質瘤長在右丘腦,不能手術,瘤有鴨蛋大,到上海華山醫院診斷他活不過三個月,他從武漢治到北京,剛來的時候是兩個人架著進屋的,一年后生活可以自理了,一直治了五年,前年瘤子消失,回了安徽淮南,回去后妻子常來電話報平安。周寶麗是發布會上講話聲音最清楚的,左額葉手術后常發癲癇,是星形細胞瘤2級,跟潘淑華兩個病友常來住,白帆左后頂葉手術后復發,父親擺地攤賺錢為他治病,治療兩年,個子長高了一個頭,賀秀榮也是手術后復發被我徹底治愈的,誰要見這幾位獲得根治的病人,我可提供地址見到本人。其中大會主持人潘淑華是最引人注目的,曾經有好多個膠質母細胞瘤4級病人家屬到武漢陽邏街找到潘淑華,見證了腦膠質瘤中膠質母細胞瘤4級不可能活過十年仍健康的病人。

      2010年,我治療腦膠質瘤的名聲越來越大,引起了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三醫院領導的重視,以黃院長為首的領導給我下了聘書,81日來到武警三醫院,每天病人都超過一百人,2013111日,北京市中科政和中西醫結合醫院院長又看中了我,我上午在武警三醫院上班,下午在中科政和醫院上班,直到20154月,終于因無行醫資格證離開了兩家醫院。

      2010年剛剛到北京武警三院不久,衛生部雜志中國衛生產業記者到武警三院暗訪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證書的尷尬,登在雜志上,文中寫到:在武警三院的二樓會議室,每天都會有來自全國各地近百名腦瘤患者前來扎針、拔罐、治療時間長的有數年,數月、數天不等,年齡從2歲到72歲不等,偌大的會議室像在進行一場大聚會,絕大多數人的臉上掛著希望和微笑。

      不是危言聳聽,這些患者都是在全國各地投醫問藥無果,被判了死刑后來到這里的。

      身穿白大褂的,他叫李源生,是來自民間的一位老中醫,從湖北武漢輾轉到北京,因為沒有執業醫師資格,長期處于無證行醫的尷尬境地,7年前發現針灸拔罐能控制腦膠質瘤的生長,于是開始給患腦膠質瘤的病人治療,但其間先后被衛生廳、局五次查封,每次都是患者集體去衛生廳、局請求、最后繼續行醫,此次來京,是武警北京市隊第三醫院下了聘書,說到近幾年的經歷,老中醫有些許無奈,其實,社會上的“李源生”并不止他一個。

      老中醫雖然沒有行醫資格證,但一技之長也能給病人治病,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衛生部該不該給他們發行醫資格證、證書的尷尬一直讓老中醫眉宇不展。

      像李源生這樣的老中醫,相關部門需要考慮該對他們如何管理,在此,筆者提出一些建議,在考核上希望通過特殊考核,比如組織中醫專家考核民間中醫的病人,不管白貓黑貓,能逮著老鼠就是好貓,只要醫過病好,是不是可以發放相關的行醫資格證書。

      老中醫應該給一個名分,他們讓百姓花低價錢治好了疑難雜癥,而且,不僅不會帶來負面效應,還能起到促進我國古老的醫藥民間文化遺產的保護作用。

      201406期國醫雜志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攻克腦膠質瘤不再是神話。文章寫道:走進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三醫院腦膠質瘤三百平米的治療室,人山人海,一個個頭上扎滿銀針。

       

      膠質瘤治療

      脫掉白大褂的老大夫,就是被眾多報紙雜志、網絡和電視臺采訪報道,擁有眾多人擁護的現代郎中——李源生。

      李源生年過古稀,出生于中醫世家,遍讀醫書,業界知名的“源生療法”即是此人所創。該療法是李源生經多年臨床實踐,總結獨創的一種采用外治(針刺與拔罐)技術專治腦膠質瘤的新方法,該療法的主要特點是:不需手術和放化療,亦不需口服各種中西醫抑瘤藥物,只需采用頭針療法結合背部排毒拔罐療法,即可安全有效地根治腦膠質瘤。李源生的“源生療法”正在申報國家中醫特色技術鑒定與評審,如果篩選評定通過后,此療法將會成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成果推廣項目之一。

      世人普遍只知頭針與排毒拔罐是中醫療法,而將兩種療法有機地科學結合在一起,再根據頭皮部與腦組織神經、頭部與人體臟器、人體淺表部位與深層部位的相互反射和相互作用機理,成功用于治療腦膠質瘤,尚屬世界首例,并獲得滿意療效。這一重大創新和發明,是李源生翻閱大量醫書,經過長期臨床研究所得,該文章小標題“填補了我國乃至世界醫學的一項空白”的文中寫到:膠質瘤是發生于神經外胚葉組織的腫瘤,其高增殖的侵蝕行為是當今的治療難點,手術無法治愈且易復發,是現代臨床醫學與研究領域的一大難題,一般患有腦膠質瘤的患者,經治療生存期均不足一年,現代醫學除手術放化療治療外,無任何有效方法。目前,腫瘤年發病率已超過300/10萬,其中腦膠質瘤是所有腫瘤中最難治愈和死亡率最高的一種。

      李源生大夫告誡患者,只有病情嚴重到昏迷需要立刻手術搶救生命的患者,才需要手術,除此之外,不要手術,不要活檢,不管良性惡性,只要瘤子長得不快,能堅持用我所創的頭針拔罐“源生療法”治療下去,都有治愈的可能,偏偏活檢和手術一做,加速了瘤子的生長,難以治愈,甚至保不住性命,因為膠質瘤有個特性,不碰就長得慢,有些人甚至一輩子帶瘤生存,一旦觸動它,瘤子就瘋長。在這一原則的指導下,李源生大夫使多例腦膠質瘤患者得以康復,打破了腦膠質瘤不能治愈的神話,填補了我國乃至世界醫學的一項空白。

      從醫學的理念來講,針刺頭部穴位,對顱內變異的神經膠質瘤細胞實施持續性干擾,能有效阻斷變異的腦神經膠質瘤細胞有絲分裂,從而起到抑制腦腫瘤生長的目的,從中醫的理論上來說,腦腫瘤的發病機理是由于內外因形成的經絡長期瘀阻,疾積而成有形腫瘤所致,因此在針刺干擾腫瘤成長的同時,采用背部督脈群相應反射區拔罐,打通瘀阻,恢復臟器原本功能,以達到軟堅通絡,祛邪扶正的目的。初病在氣,久病在血,一切病的根源,一定是血出了問題,淤血在作怪,只有清除了內臟的毒,膠質瘤才會自行消失?;颊咄鶗l現膠質瘤治好了,其它一些老病癥居然也消失了。

      在無數患者的眼里,尤其是對那些被醫學界宣判死刑或死緩的腦膠質瘤患者來說,幾乎是找到李源生就看到了生的希望,不少患者提起求醫經歷,稱曾想方設法遍尋中醫古方、偏方、秘方,國外的高精密儀器,新發明藥物,但次次都以失望告終,有的患者更是被醫院宣判死亡倒計時,源生療法對他們而言就像在沙漠中看到綠洲,他們中有的從國內外慕名而來,也有的由知名神經外科醫生介紹而至。

      李源生醫生是懸壺濟世、普濟眾生,為生命無望的腦膠質瘤患者挽回生命,這是雷鋒精神,這是為人民服務,李醫生讓病人感受到人間博大的愛心、關懷和呵護,找到快樂的源泉,病人一刻也不能離開李醫生…

      已介此齡,本該是安享晚年,含飴弄孫,微風小酒、修身養性,但是眼前的這位老人,來北京三年多,在武警三醫院,每天約有百余名腦膠質瘤患者接受扎針拔罐,每天7:30開始雷打不動,從未有一天休息過,我準備辦一所培訓學校,把針灸拔罐治療的技法傳承給更多的人。

      國醫雜志這篇文章寫得很好,為我治療腦膠質瘤的事業發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20154月,因無證行醫問題我離開了武警三醫院和中科政和醫院,一百多位膠質瘤病人到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強烈要求國家給我發證救治腦膠質瘤病人,一位姓肖的接待員說:來過兩次反映同樣問題的不予接待,十人以上算群體事件,說完接著說:但是這次我們還是接待,叫派出5名代表,大家推舉了五位治好的病人向上反映了情況,當天局里也有多人來安慰廣大病人,但是,國家原來的政策規定誰也沒辦法,只有等以后改。

      從那回來后,病人沒了醫院治療場所,為了救人,我只有頂著巨大壓力逐個上門治療,為了防止有人找麻煩,我提出了免費治療方案,先治病,其他問題以后再說。

      20151222日,北京京華時報登出了一條消息,我國首部中醫藥法草案出臺,大標題是:無照中醫擬通過考核獲醫師資格草案指出:以師承方式學習中醫和經多年實踐醫術確有專長的人員,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中醫藥主管部門組織實踐技能及效果考核合格后可取得醫師資格,并可以以個人開業的方式或者在醫療機構內從事中醫醫療活動。

      憑著這一條新政策,我完全合乎經多年實踐醫術確有專長人員要求,因為我創造的扎針拔罐療法治愈了很多腦膠質瘤病人,我不怕實踐技能考核,更不怕訪問病人治療效果,只不過這一政策對我來說遲來了一步,要不然早一年下來,我還在兩家醫院治療腦膠質瘤。

      回顧往事,我為了攻克腦膠質瘤這一世界醫學難題可以演一場精彩的連續劇。

      今年又有一家醫院聘我,這是件好事,為了我的事業能夠發揚光大,我寫了一本“腦膠質瘤源生療法”醫書,在新華書店發行。

      源生療法治療膠質瘤

      人們常說: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餐,如今我已七十六歲,歲月不饒人,人老了不得不服老,我的心愿只不過想利用黨的好政策多救救腦膠質瘤病人,讓找到我的膠質瘤病人看到生存的希望。


      另类视频欧美,另类视频亚洲,另类视频一区二区,另类视频专区,另类调教视频在线观看